这几天都好累哦,

每天用两个小时来回学校

也许太久没有站或走那么久了。

回到家时,

脚和肩膀都好酸好累

可还是不敢忘了做家务

不想被爸爸骂!

 

尽量在爸爸回来前打扫屋子

洗衣服,晒衣服

上香,整理神台比较容易做的都做了

有时碰到比较迟结束的课

回到家以后,

我还是会先扫扫地

才吃晚餐,不管有多饿……

 

虽然知道他不可能会称赞我

更不会对我说多两句好听的话

可心底还是会希望他跟我说

“嗯,很好,有打扫。”

可是往往事实都不会如我所想

我得到的永远都只会是

“今天扫了地没”

“做么看到这个肮脏不去洗”

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的听他不断的唠叨

这些那些,有的没的

你只会找一些我来不及或还没做的事来责备我

我做了的,你只字不提,当作是必然的

一定要如此吗?

 

今天又有新的可以听了

他一回来,就叫我下去楼下

驾我的车去前一点的位子

说什么不要每次都将车停在同一个位子

这个是我的错吗?

而且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我回到来,哪儿有位子就泊车在哪咯

前一点没有位我能怎样?

真的要我每天泊了车后回到家了

一直站在窗前留意有没有车驾走

以便我可以泊在更前的位子吗?

 

昨天傍晚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雨

在享用晚餐时

爸爸突然问我有把车头灯关掉吗?

我就说有咯,

然后他说不是我的车,是他的车有没有关

吃到一半我也算了

站起来,走到窗边往外看,

看了很久就是没看到他的车

然后他才告诉我他把车泊在另外一边

窗口望出去是看不到的

真的是不知道能回答什么了

坐下来,打算吃完晚餐后再下楼下去帮他看

加上外面还下着雨,

吃了两口,他竟然问我作么还在这边,

不去帮他看。

哇噻,我还在吃东西耶,

我回答他,等我吃完了,雨也比较小了

我再帮你看好吗?

还好他说“噢”

吃完后就拿着他的车锁匙下楼去了。

去到后,他有关车头灯啊,

幸好昨天有Pasar Malam

我也去散散心后才回家,

抒解一下刚刚的不愉快,喝了杯苦茶

便走回家了。

 

上次提及学费的事,

使我这次也不敢突然跟他说要给学费了

一直在找适当的机会才跟他说,

强调一点不是急的,下个礼拜才要缴,

不想像上次那样被你说为什么这么迟才告诉他

说了后,

结果还是和上次一样

又被说这样和那样,

他还要特地走进我房间,

说是要我写学校名字和要交的金额,

实际呢,他只是进来问我,

我之前3个月做工的薪水呢?

我回答,在银行,

他就说我,连1Sen都没有给过他,

我承认我是没有给到他,

可是我也有想过要给的,只是之前当我

得知他不肯再帮我还我的Stremyx费用后,

我很生气他,

虽明白我那个假期中,都在阿姨家住

没有上到网,

可他也不必把单放在桌子上,

像是暗示着我自己给吧。

我可以给,

既然妈妈已经打算把家里的电话线割掉,

我也打算还了这两个月的费用后,

把它也割了,

过后可能自己去申请Broadband吧~

 

我写好后就将纸条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让后突然听到很用力扭开我门锁的声音,

那声音真的是吓了我一跳

是爸爸……

他把纸条丢回给我,

说写到那个样子要怎样看,很不方便他看,

我唯有重写吧,不然还能怎样。

 

我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他都要这样?

就真的那么不喜欢我吗?

我完完全全错了吗?

 

身体的疲惫可以休息。

那如果心疲惫了呢?

能休息吗?

去睡了,因为真的很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ewLee 的頭像
SiewLee

SiewLee

Siew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